shaka五岳

成了茨酒不拆可以逆吧无所谓,反正没有洁癖

其实我还是存活的,就是最近懒。等我。

改图xxx
想踢老大来着但是并没有看到老大的头??(。)

帕佩佩帕什么不能再好了呜呜升天

[茨酒]他是狼2

上篇他是狼1:http://lincilinci.lofter.com

和宿懒太太的换粮 @宿懒 ,厚颜无耻的我用更新的新章节换粮吃hahahahahahaha…(省略一千字哈哈哈)

不刺激,没车带,没车轱辘

这篇:由于lof敏感所以我们走链接

http://www.jianshu.com/p/35060c5d37b1

话说番外想看什么样子的?

我尽量每周一更:(

他是狼2完成率44%

“挚友吾好看吗?”

玫瑰(短篇)

茨木捧着一束玫瑰,带有清晨露珠的。影影驳驳映着阳光,现在花园的小门口处,花园故意设计成花雕状拱形门推的样子,大概只有小孩子才能从那里蹦蹦跳跳的走过。

于是呈现在酒吞面前的是一副狼狈不堪样子的茨木,穿着厚重的衣甲,头发上粘了几片叶子,嘴角涎出微笑,说:挚友。

梦醒了。

酒吞身边没有那个茨木,应该是说,那个茨木换了一件衣裳,绝对不是在大江山时候穿的那身,而是人类的衣服,现在的人都这么穿吧。

茨木还在睡着,只留手挽着酒吞的胳膊,一晚上都这个姿势,酒吞自然是极不舒服的,他挪了挪身子。

“酒吞?”“嗯。”

茨木被微小的动作碰醒了,不如说他未睡熟。习惯性的,他抬手来挠了挠蓬乱的头发。

“早安酒吞。”

酒吞没给他回好脸,也没回茨木的问安就一个人出门了,似乎是带了种情绪。怎么回事?茨木盘着脚呆愣的打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忘了管他叫挚友了!

茨木也不知道酒吞为什么要让他叫他挚友,他有些摸不着头脑,记忆里,他一睁眼就是酒吞的脸,眼角里乘着眼泪的酒吞,一个有些脆弱的酒吞,这都是他未曾看见过的。

那个时候酒吞还带着惊喜的表情,但又迅速凝固了,因为茨木说了一句。

“这…你是谁……”

笑容定格在半空中,与之而来的是一副清冷的模样,酒吞撇了撇嘴,就是一句:本大爷叫酒吞童子,你叫茨木童子。

茨木那个时候还觉得他有些奇怪,但这奇怪的感觉又很熟悉。

从此他就这么陪着酒吞,一直都叫的是酒吞的名字,但是酒吞每次听到这声脸都会更黑一点。

一天晚上,酒吞灌了他自己很多的酒,对着月亮自顾自嘟囔着,茨木坐在一旁听。酒吞迅速扭头冲着茨木吼了一句。

“本大爷要你叫我挚友。”茨木问为什么,酒吞很认真的重复了一遍。茨木有些懵了,只能憨憨的笑还有点头,说:知道了,酒吞。

换来一拳头。

是那个时候要叫他挚友的吗?茨木歪着脑袋拍了拍头,然后跨了一步下床,来不及穿拖鞋就飞奔到餐桌那里,低低的叫了一声酒吞挚友。

酒吞只是静静的夹一块荷包蛋咬了一口,没有理他。茨木就伸手捞起了酒吞剩余的荷包蛋一口塞进嘴里满当当的嚼。

“你。”酒吞当然不会因为一个荷包蛋生气,只是被茨木吓了一跳。“挚友怎么了?”茨木装作纯良无害的样子吧唧嘴嚼。“你就不怕本大爷吃了你?”“求之不得。”

“你……”还没等酒吞说什么,茨木眯着眼睛捋着他尖长的妖耳。

“我也是妖怪吧?”

“……麻烦死了。”

茨木乖顺的靠在椅背上,眼睛里有看不见的光,眨了眨眼。

酒吞独自在花园的亭椅上看着月亮,茨木跑下来问他自己在干什么。

“挚友,想听故事。”

酒吞脸色很是不好,瞥了他一眼。“蛤?本大爷讲故事?”

受不住茨木的眼神,酒吞叹了一口气。以前也是一样,这样看似无害的大妖会把他折腾的有够惨的。

“从前有个老妖怪和小妖怪,他们住在一所山中,老妖怪之前很强,但是他的妖力也是会枯竭殆尽的,但是小妖怪不一样,他的妖力日益增强。他还总是每天死缠烂打的追着老妖怪,做了许多蠢事。

可能在小妖怪眼里这都是为老妖怪好,但是老妖怪真心觉得小妖怪蠢死了,小妖怪总是称老妖怪为朋友,老妖怪也拿他没有办法。

小妖怪很任性很放肆,他折腾老妖怪,老妖怪就受着。日子这么过了下去,终于那天老妖怪的妖力枯竭了,他睡了下去。

然而没睡多久,他就醒了,旁边是小妖怪在沉睡。”

“后来呢,怎么样了?”茨木抖了抖妖耳趴在椅背上咧开嘴笑。

“被打断本大爷,老妖怪的妖力回来了,除此之外还有了一股新的力量,但小妖怪就一直没醒来。老妖怪等小妖怪,等了几千年,很长吧……欸?茨木?”故事被雷声打断,下雨了,酒吞就从亭椅上跳起来钻进那不露天的花园。

他第一次觉得他也是话唠,茨木不见了。

下雨了啊,酒吞心想。但是茨木呢,他再干什么?

“吾友!”原来的那个茨木童子,浑身湿漉狼狈的抓了一束鲜花,抖了抖他的衣甲。

“吾回来了。”

_______end_________

能看到这里,很感谢您

包容了我的文盲,这篇是一篇短篇

写的就是酒吞失去了妖力沉睡然后茨木去拜托晴明把他救醒代价是永远沉睡或者几千年的。然而酒吞撑到现代才等来茨木的苏醒,但是茨木却不认识他了。

茨木不会叫他挚友,因为没那记忆。

或许是因为思念吧,他想让茨木重新叫他挚友,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真正的记忆是茨木自己找回来的。

结尾留个白,他们以后生活的如何就拜托大家为他们幸福的想了。

在我这儿,他们很幸福。

会一直幸福下去。

p1酒歌吞,打斗鸡时的我家吞吞!
p2私设短发茨乱涂
这笔刷好爽
私心茨酒,想开车(不)

夏榕森:

酒昧: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个作者在注销账号。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篇连载同人变成坑。
每一分钟,每一个红心蓝手的帮助都刻不容缓!

你或许不知道,一个红心就可以让作者中午多吃一盘菜补充丰富维生素;一个蓝手就可以让作者狂喜乱舞有氧运动四十分钟强身健体。

一条与剧情有关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写出至少八百字抒情议论文回复,一条与剧情有关且大于二十字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上天入地与哪吒共同闹海。


关爱珍稀作者,不要让世界上最后一篇文成为自己的腿肉。